65
    回首來時路 - IV
     擇其所愛,找回熱情
      2015. 7. 31.
       賴錫鉅

 

      1988年離開學校進入長庚醫院實習兩年,在實習的過程中,我最想走的科別是整形外科,可能是被曹賜斌主任的手術吸引,記得有一次他幫一位眼距過寬的年輕人手術,把頭蓋骨打開,把兩眼之間的骨頭鋸開縮小,年輕歲月時候的我,覺得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未來才是我想追求的,後來我去打聽如何才能進入整形外科,聽說要先做兩年的外科,第三年才能選整形外科,而且成績要名列前茅,我覺得自己可能沒有機會,所以我選擇了在醫院裡還能看到歡笑的婦產科,記得在腫瘤科實習的期間,我每天的心情都非常blue,我很容易被周遭的氣氛影響,常常會吃不下飯,婦產科給我感到安慰的感覺。

 

      實習結束我去服少尉醫官的義務役,我抽到海軍中邦軍艦,有13個月在船上服役,到過本島和外島的很多港口,有時候夜晚航行,沒有月光也沒有星光,一片漆黑的大海上,小黑士官長會唱歌給我們聽,他有原住民的好歌喉,航行期間我是負責畫航行海圖,記錄船位是否偏離預定的航線,定位是靠戰情室的雷達,他會通報目前船位是離參考點多少距離及方位多少,還是沿用非常傳統的方式,服役期間我們還接救國團舉辦的海上戰鬥營,往返台灣和澎湖之間,每一個梯次都有一個晚上在澎湖近海拋錨辦月光晚會,我最喜歡的歌是桂花巷和相思雨。

 

      服役期間有7個月在左營海軍總醫院當小兒科住院醫師,因為我想學新生兒的急救插管等技術,當時的總醫師是周明河醫師和歐善福醫師,周醫師教我小孩的插管技巧,對我日後婦產科半夜接生遇到需緊急插管很有幫助,我很感恩一路走來,有很多人願意教我。

 

      1992年進入中山醫學院附設醫院當婦產科住院醫師,當時的主任是李茂盛教授,在住院醫師期間,第一年是待在產房訓練自然生產,子宮內搔刮術,結紮手術,縫剖腹產的肚皮,協助抽羊水及到放射科幫忙做輸卵管攝影,在待產室期間我會主動幫待產婦估計胎兒體重,我第一本超音波的書是做完一年婦產科改換內科的學長低價賣給我的(附圖),第二年是待在開刀房訓練剖腹產及婦科手術,第三年是三個月待在超音波室訓練胎兒高層次超音波及婦科超音波,三個月待在不孕症研究室訓練不孕症的治療,有一個月的院內其他科訓練,我選擇自行前往高雄榮總小兒心臟科跟謝凱生主任,劉萬雄醫師及陳豐霖醫師學習小兒心臟超音波,其他五個月待在開刀房訓練婦科手術,子宮切除手術要第三年才能執行,第四年是總醫師,有三個月可以到外院訓練,我選擇到馬偕醫院跟蘇聰賢醫師學習陰道式子宮切除及婦女泌尿等手術,另外九個月和同期的總醫師輪流在本院主持晨會及安排科內所有手術及教導實習醫師及住院醫師,還要負責排值班表,很像工頭的工作,開始有門診,可以收病人住院治療,學習如何獨立作業,四年結束就是準備走路或榮升主治醫師,一轉眼23個年頭過去了,當年的熱情已經被周遭的執業環境慢慢的澆熄了。

 

      1999年12月到員林服務到現在也有15年多的光陰,我很感恩自己在員林遇到的人事物,讓我成長很多,陳鴻基醫師及吳家榮醫師教我腰椎麻醉和硬脊膜外的麻醉,所以我也會自己麻醉,自己開剖腹產,盡管我會這些技術,但是我越來越不想做這些,原因是我還有更大的興趣,那就是胎兒心臟超音波,我在這個領域耕耘了將近20年,到現在還在進步中,最近把左側無名靜脈進入上腔靜脈搞清楚,以前常看到一條不知名的血管,現在發現它應該是半奇靜脈(hemiazygus vein),它很容易被誤以為是迷走性右側鎖骨下動脈。

 

      隨著年紀增長,體力開始走下坡,我發現自己無法再熬夜值班,可能跟我的個性有關,值班的晚上我常常會睡不著,因為我會擔心,以前我因為婦產科有歡樂的氣氛才選擇婦產科,現在的環境是會讓我擔心害怕,不是我不能勝任,而是我知道太多不可預期的風險在那裡而恐懼,我不是神但被要求要做神的事,壓力讓我常常肛裂出血及牙周病發作,所以我選擇退出接生的行列。

 

      2015年8月開始,我改變自己的工作內容,我只有看門診,我想專心把我的超音波做到最好,11月開始自己的超音波診所,專做胎兒高層次超音波及胎兒心臟超音波,因為沒有其他業務,我可以專心做好一件事,把我的興趣和工作結合,雖然收入會減少,但是我獲得自由的人生,心之嚮往,隨心所欲。

 

 

回目錄

 

回分類目錄

 

 

65-1

 

賴錫鉅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