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說真話 :
      我的診所為什麼沒有做4D
         2016. 1. 31.
            賴錫鉅

 

      昨天在電視上聽楊實秋先生講過一段話,他奉勸政治人物少參加應酬,多思考國家社會需要什麼,我非常贊同他的說法,我們選舉民意代表不是要他去參加婚喪喜慶討好選民,而是要他幫忙建立有利於國家社會的法案,替老百姓監督政府。

 

      我的診所已經成立近三個月,我要求掛號小姐在預約時,要先跟孕婦說明賴醫師沒有做胎兒的3D或4D,因為賴醫師只有做胎兒高層次超音波及胎兒心臟超音波,免得孕婦對我有錯誤的期待,也有同業問我為什麼不做4D,他想轉介case 給我,我的回答是,因為我的時間有限,胎兒需要檢查的項目很多,我想做一位專業醫師應該做的事,我知道也許會流失一些cases,我曾經嘗試兼顧專業與商業考量(我也有買3D探頭),但是我發現不可行,因為我如果花時間在沒有診斷價值的4D(照美美的臉給家屬看),會壓縮我做專業診斷(2D)所需要的時間,我無法很充裕的慢慢看我需要檢查的內容,我自己會心不安,最後我告訴自己,心安才會平安。(參考第32篇文章)

 

      針對臉部結構而言,我用2D可以很快速的量測兩眼間距及兩眼外緣距離及清楚的看到是否有眼球(內有水晶體),下巴距離,兩個鼻孔的鼻子及是否有完整的嘴唇,胎兒不同的姿勢我可以得到不同的檢查項目,例如胎兒正趴著時可以看脊椎及耳朵,看臉部的4D只能在胎兒臉部正朝上時才能得到,但是臉部朝上時,我寧可利用這段時間趕快看胎兒心臟是否正常,此時不看心臟更待何時呢?熟悉超音波的醫師應該很清楚,2D既快速又精準,對我而言,4D沒有增加任何診斷上的價值。

 

      每次社會新聞出現胎兒異常沒有產前診斷時,常有媒體寫因為孕婦沒有接受3D檢查,所以無法產前診斷,所以一般民眾已經把高層次超音波和3D聯想在一起,其實這個觀念大錯特錯,婦產科醫師怕病人流失,也只好購買可以做3D、4D的機器,因為輸人不輸陣,產前檢查只需要2D足足有餘,我在1999年就開始用3D機器,一開始覺得它很神奇,經過十幾年的時間過去,機器越來越好,處理速度越來越快,可以用它來做教學或研究用途,我所謂的教學是指類似STIC用在胎兒心臟超音波的肺靜脈回流異常的診斷上,日本的Kawataki 醫師手上有20個肺靜脈回流異常的STIC案例,對有心學習胎兒心臟超音波者而言真是一大福音,但是要用它在門診檢查,我認為是殺雞用牛刀,反而不方便。

 

      我二哥曾經送我一幅字(附圖),我很喜歡,我覺得很符合自己開業的初心,所以掛在我座位的後面當成自己的座右銘。

 

 

回目錄

 

 

92-1

 

 

 

賴錫鉅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