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一塊玉珮的往事---懷念施人豪教授
      2015. 5. 20.
          賴錫鉅

      1992年從海軍退伍開始當住院醫師,半年以後就開始去台中市區一家很有歷史的醫院值夜班,剛開始我會擔心自己的能力,我會拜託資深的住院醫師給我當靠山,萬一有問題可以請求支援,可能因為cases不多,從來沒有麻煩過學長來幫忙,我都能平安的度過,一回生兩回熟,除了需要剖腹產的cases,自然產的cases我都自己處理,當年可能醫療糾紛很少,我的腦中沒有恐懼這兩個字。

      住院醫師的階段,沒有值班可能學不到東西,因為白天可能輪不到你來處理,出去外面值班也是學習的一部分,當年住院醫師薪水很少,我們都很樂於出去外面值班,總醫師會替大家排班,機會均等,總醫師就好像工頭,第四年的住院醫師就是總醫師,每個人都有機會當總醫師。

      確實的日期我已經忘記,可能是1993年的冬天,我在這家醫院值班的半夜,睡夢中覺得有人在床邊看著我,於是我張開眼睛,看到一位穿著白色修女服的影像,我當時沒有恐懼的感覺,可能年輕氣盛,口氣很不好的說:幹什麼!出去!這個影像轉身穿牆而出,只看到上半身,接著不久,又看到整排穿著黑色修女服的影像從抽風機窗口出去,也是只有上半身,因為值班室我沒有關燈,所以看得很清楚,可能白天在教學醫院上班已經很累了,躺下去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隔天早上值完班直接到教學醫院繼續上班,又是忙碌的一天,我已經不在意凌晨發生的事,傍晚下班回家和往常一樣的作息,睡覺的時候才發現我平常戴在身上的玉珮掉在床上,因為紅絲線斷裂的關係,所以昨晚我去值班時,身上是沒有戴著玉珮,也許是巧合,但是從此我去值班一定會注意玉珮,在那一家醫院我不曾再遇到相同的情況。

      這塊玉珮是我讀高中時,施人豪教授送我的禮物,他是鹿港文教基金會的發起人之一,他推展書法不遺餘力,他的故居就是鹿港古蹟之一的合德堂,從我小學就認識施老師,他給我的感覺是:和藹可親,平易近人,仙風道骨。他送我玉珮時也沒說什麼,只是要我戴在身上,我已經戴這塊玉珮30多年,這塊玉珮一面是八卦,一面是符咒,戴著它我很有安全感,看到它就讓我想起施老師,他已經往生很多年。

 

回目錄

 

 

賴錫鉅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